1718686255拷貝  

有一天,「自己」說:這個家庭需要妳,所以帶妳來到這個世界。
這個世界很美麗,有溫暖的爸媽,溫馨的住家,陽台是媽咪的小花園,小花園的背景是一間迷你小學,每天都有數十個哥哥姐姐在小學校裡來往,每天都好嚮往小學校的世界。
對家的另外一個記憶,是全臺赫赫有名的中央研究院。走出家裡大門,過了汩汩大坑溪,是全南港學術氣味濃厚的研究院路,小時候對這條寬廣馬路總有深深的敬畏,覺得它是一條相當了不起的道路,只因為它的頂端就是中央研究院,還有胡適先生的紀念公園。

「媽咪,是誰在這裡工作呀?」 五歲時的我問。
「是博士呀,博士都在這裡工作唷!」媽咪回。
「那我要當博士!」五歲時的我說。

有記憶的時候就不知被媽咪帶往中研院散步多少次了,我想這可能是媽咪的夢想,媽咪可能希望我們兄妹倆能好好的讀書及平安長大,所以選擇在這台北市鄉下落腳,且這裡的環境又和媽咪娘家相似度又極高;能不能在中研院工作其實不那麼重要,重要的是這裡環境清幽、單純不複雜,可以安心讓孩子在這兒長大,讓小時候的我們可以很肆無忌禪的作夢,這是當孩子的才可擁有的特權,輕輕鬆鬆下了一個決定,還可以選擇是否要為它負責,這應該是媽咪的用意吧;長大了,如果還保有孩子個性,說不再繼續作夢也是一件困難的事,因為還是孩子而猛烈追求純真夢想,只是這時候的孩子分寸仍是不能像兒時那樣肆無忌襌的了。

很喜歡這一段記憶,是因為暴風雨前的寧靜永遠是最美麗的,你可以看到萬里無雲的蔚藍天空,還有如火焰照天的橘紅夕陽,說有多藍或多紅,將決定未來暴風雨的強度。或許這一段記憶早已被美化了,但也唯有美化後的記憶,才能鎖住這一刻的美好,當急烈風雨掃過之後,就能尋著既往記憶重新起程。如果生命可以允許選擇,我多麼希望這場暴風雨不要來,我只想要好好地長大,好好地讀書,找個穩定工作,有個可信的依靠...,但是人生有很多時候是你無可避免的,特別是在你還沒有自主力,又遇上不明原因型的發生與未定數的解決辦法時,你能做的就只是聽天由命與欣然接受,並且試圖從這風雨中看到正向的一面,否則北極就不會有愛斯基摩人存在,赤道也不會剛果共和國了。這個道理我一直在風雨來到後的第10年才逐漸明瞭,時間很長也很迷惘,如果可以再早一點發現是不是我的世界又不一樣? 可惜,世界上沒有如果,它不存在。

2013.04.23 by Jin.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Jin

夢想起飛。逐夢踏實

J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